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详细信息
山野间的青春乐章——水文队泥巴山片区野外勘查工作纪实
发布时间:2022/11/15   阅读165次
双击滚屏

山野间的青春乐章

                   ——水文队泥巴山片区野外勘查工作纪实

11月2日,水文队岩土工程勘察院支部书记杨建辉和副院长(主持工作)黎智到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雅安片区)历史遗留废弃矿山生态修复示范工程项目(荥经县)勘查设计项目部指导工作。项目工作会上,项目经理陈林介绍了项目的基本情况:该项目分为牛背山片区、泥巴山片区、龙苍沟片区,其中泥巴山片区条件较为复杂,区域内高程约16003100m、无人区、交通不便(有一条茶马古道)、无通讯信号,结合荥经县近期气候预报、项目部人员组成等情况,决定首先选择环境较为复杂、条件较为艰苦的泥巴山片区开展工作;确定了泥巴山片区野外勘查小组人员,分派了内业人员工作任务;强调了保安全、抢工期、促进度的保障措施。

当日下午,在确定泥巴山区未降雨的情况下,野外勘查小组一行8人在项目经理陈林的带领下乘车到达进山口和预先联系好的老乡会合。但是清点老乡时发现原先计划的10个老乡只到了7人(其余1人在驻地等候,2人要次日才能到达驻地)。同时,在距离原本下车点尚有3公里多路程的地方因当地村民砍伐竹子导致车辆无法通行。这意味着勘查小组人员不仅徒步距离增加了,而且还要分担一部分原计划由老乡背负的物资。


面对这个情况,技术人员默默的将自身背上原有的行囊紧了紧,把多出的物资困扎好,他们有的用竹棍将物资斜抗,活似风雪山神庙的林教头;有的用竹担将物资横挑,犹如问道修苦法的行路僧;有的用竹棒将物资平抬,好比抬榇决死战的关云长。一群青年“挑山工”在细竹掩映的茶马古道上毅然前行!


行至中途,山雾渐浓,秋雨微寒。浓重的湿气逐渐浸湿大家的衣服,同时也浸润了棉被等物资。大家犹如孙悟空背银角大王,越背越重,步伐也逐渐慢下来了!为了赶在天黑之前达到驻地,大伙儿通过更换搬运方式的办法减轻彼此的劳累感。过小关,翻大关,斗折蛇行步蹒跚,且行且互勉;负重担,敢人先,山高水远谈笑间,一步一向前。在历经约4个小时后,勘查小组终于在暮色下到达了项目驻地金鸭滩。


当地人传说,以前在这里常常有一对金鸭子在河里洗澡,后来有人来抓它们,两只金鸭子就飞走不见了,于是就有了金鸭滩这个地名。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勘查小组分为两个队,一支由陈林、刘江、邱龙伟三人带领三位老乡沿金鸭滩向7576两个图斑点出发;另一支由王小刚、王臣、唐鹏、詹曦四人带领六位老乡沿茶马古道向7780号四个图斑点出发。76号图斑点位于老板厂(小地名),根本没有道路可以到达。老乡凭借以前采石掘药的经验,在前面用砍刀不停的开辟路线。项目人员也边走边记录沿途植物,有阔叶的乌泡儿藤,有小叶多刺的打荞泡儿,有伏地而生的地柏枝,还有各类蕨类地衣……

不多时边到了河道交汇点,老乡们穿着雨鞋直接趟水而过。技术人员穿的胶鞋只能寻找有利的狭窄处穿过,一圈下来根本没有可以跨越的位置。没有办法,只能涉水而过,开始大家还想不把鞋子弄湿,于是把鞋子脱了下来,赤着脚趟水过河,但是侵骨刺心的河水冻得大家差点一个踉跄倒进水里,咬牙过河后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过了河沟,一道倾天而下的跌水瀑布又阻断了去路。老乡们攀附着一旁的乱石翻越而上,技术人员也跟着攀爬上去,早已顾不得泥印裹衣,寒露浸体了。

经过多次趟水攀岩,终于达到了76号图斑点北坡山脚。只见乱石横铺,植被几无,和周围郁郁葱葱的环境格格不入。技术人员稍作休息便开始安排老乡开始槽探施工工作,自己也投入到测绘调查、样方采集、方案研讨的工作中。在这一带,勘查分队发现了多种杜鹃花品种,对其生长环境和分布密度都进行了详细记录!


完成北坡勘查工作任务后,为了弄清图斑点形成原因,勘查分队决定沿着乱石堆积体向上达到顶部查看情况。于是众人踩着陡峻松散的碎石坡一路向上,脚下碎石不断滚落,大家只能按着之字形线路斗折而行,最后抓着崖顶的箭竹成功登达山顶。在浓重的山雾下,勘查小队仔细查看后发现,该图斑点顶部为原金鸭滩水电站的集水池,山腰两侧各修建了一条引水暗渠。由于大熊猫公园建设,金鸭滩水电站停止运行,引水暗渠年久失修,圬工工程发生破裂,沟渠内余水自山顶倾泻而下,冲毁坡体,形成了植被破坏,土石裸露的图斑点。

摸清图斑规模、特征、成因等情况后,众人沿南坡下至茶马古道返回驻地。回到驻地,众人忙换掉了湿透的衣裤和鞋袜。有的同事由于昨日上山途中已经湿了一身,今天忙于工作没来的及烤干,根本没有衣物可更换了。衣物有多的同事或者身上穿的较多的同事便将衣裤挪出来,让众人都换上干爽的衣物。深入77号图斑点的同事回来较晚,负责后勤的司机杨师傅连忙再次将姜汤温热了给他们倒好,队伍老大哥王臣同志把小兄弟们湿透的衣物拿到隔壁屋去晾烤。由于没有支架,他便站在火堆旁,用手提拉着湿漉漉的衣物,蹿升的火苗夹带着刺眼的熏烟搞得人睁不开眼,但是为了大家明天都有干燥的衣物可穿,只能侧着头、闭着眼坚持。


往后几天,勘查小组根据工作进度和各自身体情况调整分队。虽然大家基本都是三十多岁身强力壮的青年,但是都纷纷直言这次野外工作是自己工作以来条件最苦,强度最大的项目。

项目区处于深山老林,没有信号没有电,自过了小关口以后,就相当于失联了。为保存电量,众人把手机都调成了超级省电模式,仅保留拍照功能和奥维地图地位功能。晚上大家只能借助几个稀有的手电和蜡烛进行工作和生活,每天夜里,大家围在炉火边吃饭、谈心、交流工作。驻地的床是很稀有的,考虑到老乡们每日的劳作强度更大,勘查小组主动将床让给了他们,自己在地板上打地铺。



冰冷生硬的底板使得大家辗转难眠,众人只能躺着聊天,老员工坦言这种工作条件和难度也只有九几年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才经历过。我们这群年轻技术员这次也算是践苦思甜了!蜡烛微摇曳,鼾声渐起伏。深山陋室隐,梦里思归途……

开展勘查工作的图斑点基本都位于山尖坡顶,距离远、坡度大。勘查人员都是要跨越河沟,穿越密林,翻越陡崖才能抵达图斑点。有人跌进水沟湿身,有人抓住荆藤刺划了口,有人摔倒石板闪了腰……每次受伤后都会无奈的抱怨几句,赌咒立誓次日要好生修养,不再上山了。可是到了第二天,却又默默出了门。



就是这样一群由党员组成青年勘查小组,在这种苦困穷恶的环境中,相互鼓励,相互帮扶,克服种种困难。通过4天艰苦卓绝的奋斗全面完成了泥巴山片区内15个图斑点的勘查任务。青春不止,韶光不负,在明艳的党旗下,用实际行动为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生态目标添砖加瓦。

作者:工勘院  邱龙伟